当前位置: 荔堡宝领门户网站>国际>快乐双彩投注技巧|一个复旦新闻系“非典型” 学生的非典型经历 » 正文

快乐双彩投注技巧|一个复旦新闻系“非典型” 学生的非典型经历

 
发布日期:2020-01-10 13:25:57 浏览次数: 3679
核心提示:我一再谢绝,说我只是复旦新闻系的一个“非典型学生”,你们应该去访问那些当年新闻系典型学生中的杰出典型。因而我自认为是新闻系的“非典型学生”。一个复旦新闻系的“非典型学生”出于良知,鉴于责任,多少做一点力所能及地助推中国新闻业进步的实事,哪怕微不足道、事倍功半,甚至,自讨苦吃、徒劳无功。

快乐双彩投注技巧|一个复旦新闻系“非典型” 学生的非典型经历

快乐双彩投注技巧,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前身为复旦大学新闻系,创建于1929年。九十载峥嵘岁月,复旦新闻馆弦歌不辍、作育国士,为党和国家培养了数以万计的新闻传播优秀人才和各行各业的杰出人士。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在官方网站和微信公众号(fdxwxy)同步推送历届系友、院友的九十周年院庆征文投稿。本期刊发的吕怡然系友的稿件亦于编辑后在今天的《新民晚报》“夜光杯”副刊刊出(https://wap.xinmin.cn/content/31603941.html)。

大约一年多前,复旦新闻学院的老师带着同学前来上海报业集团,对我做一次校友回访。我一再谢绝,说我只是复旦新闻系的一个“非典型学生”,你们应该去访问那些当年新闻系典型学生中的杰出典型。

这绝非出于谦虚,实在是由衷之言。说来确实汗颜而自惭形秽。1975年,我们被作为“工农兵学员”招入新闻系,而当时适逢全国推广朝阳农学院所谓“社来社去”的招生改革经验,即学员从人民公社来,学成后回到人民公社去,于是复旦大学在新闻系办起唯一的一个“社来社去”试点班,我们有幸或曰不幸成为这个班的学生。为时16个月,没有寒暑假,学了新闻系的全部课程,并经历多次实习,几乎就是压缩型的三年制普通班,但是“社来社去”并非高等学历教育,没有毕业文凭。按丁法章老师的话说,我们既不是三年制的工农兵大学生,也不是高考制度改革后的本科大学生,而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因而我自认为是新闻系的“非典型学生”。

“非典型学生”,当然就回到农村,从事“非典型”的新闻工作,多数同学被安排到县级或公社的政工部门和广播站。但无论如何,也算是和复旦新闻系结了缘,而事实上,更为重要的是,我们在新闻系接受了新闻学养的启蒙和相应训练,用现在的说法就是赋能。

几番周折后,我终于如愿跻身于职业新闻工作者之列。1998年,文汇报和新民晚报联姻后,我从新民晚报编辑部调任《新闻记者》杂志主编,从而开启了一个“非典型学生”的一段后“非典型”经历。

2001年年末,编辑部在研究新一年的办刊工作时,大家不约而同地议论到,近年来媒体上的虚假新闻多了起来,与新闻真实性原则背道而驰,令人难以容忍。此时,我灵机一动:可否来一个“十大假新闻”的评选,藉此重申新闻真实性原则,为“新闻打假”鼓与呼?

就这样,《新闻记者》的“2001年十大假新闻”评选应运而生,并启动了连续10年的“新闻打假”历程。那时并不知道,评选假新闻其实并非我们“首创”。早些年,新闻出版署主办的《中国报刊月报》就推出“xxxx年假新闻”,并不限定案例数量,时多时少,到2000年便歇搁了,而我们则在2001年无意间“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延续这场新闻界的义举了。

——在一次全国期刊主编培训班上,我在发言中列举虚假新闻的案例,认为应该批判“只要社会效果好,失实无所谓”的“效果论”。我提及汶川地震后被广泛报道的“母爱短信”,实际上是从网上一个帖子演变而来的一则无中生有的虚假新闻。会后午餐的饭桌上,遇见一位新闻类期刊的负责人,他对我的观点不以为然,几乎要和我辩论。他认为毋需对“母爱短信”的虚假新闻“正本清源”,因为这个“新闻”所发挥的作用是积极的,无数国人为之感动不已,从而投入赈灾行动,客观效果是好的。对这种观点,我只能一声长叹。

——2010年夏天,我们受到“侵害名誉”的指控,被索赔人民币50万元,走上被告席。起因是我们把某报刊发的照片“石家庄积雪比人高”列为“十大假新闻”之一。其实,经反复核查,我们认定,这家报纸是把国外网站上报道意大利大雪的新闻照片,“移植”到石家庄大雪的新闻里,属虚假新闻无疑。但它并不承认,并且正式对《新闻记者》杂志提起了名誉权诉讼。我生平第一次作为被告走进法庭,深感悲哀。历经一年多,法院判决对方败诉,对方不服,提起上诉。后经有关方面沟通和斡旋,双方达成和解,某报撤回上诉,一次性向《新闻记者》方面支付经济补偿10万元。此时,终于“胜出”成为“赢家”的我,却无论如何开心不起来!

其实,对于“十大假新闻”的评选,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想过什么荣辱与得失。一个复旦新闻系的“非典型学生”出于良知,鉴于责任,多少做一点力所能及地助推中国新闻业进步的实事,哪怕微不足道、事倍功半,甚至,自讨苦吃、徒劳无功。因而,即便在压力最大的艰难时刻,我也没有动摇过“新闻打假”的信念。而聊以自慰的是,这,或许就是接受复旦新闻系洗礼的“非典型学生”,为新闻事业践行的一个新闻人的“典型之举”,也可视作是向当年为我们赋能的新闻系老师们呈交的一份作业、一张试卷吧。

作者简介

吕怡然,1975年至1977年就读于复旦大学新闻系进修班;1988年至1998年于《新民晚报》工作;1998年至2010年任《新闻记者》杂志主编。此后参加《上海新闻志》《上海市志·新闻出版卷·报业卷》《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专志》的编纂工作。

 
 
 
推荐图文
点击排行
友情链接